当前位置:
首页-->宣传教育-->宣传动态
母亲的道理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  时间:2021-03-16 09:05:25  浏览 人次

       母亲出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,从小家境不错,外祖父有些文化,经常给他人做账,在十里八乡享有很好的声誉。他平时生活也十分节俭,重视对子女的礼节教育,母亲虽然没上过学,但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,认得一些字,懂得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。虽然近几年她记性不如从前,仍时常拍着手,给我们唱她从祖辈那儿学来的歌谣。

  生活总有不如意。母亲从小被要求裹脚,脚裹得很小,脚趾都被扭曲地裹在脚面下。她小时候还把髋关节摔脱位过,造成终身残疾,行动不便。母亲一辈子吃苦耐劳,坚忍不拔,用超乎寻常的母爱和毅力,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兄妹几个拉扯成人。

  记忆中,母亲从来都是天不亮就起床,操持家务。我从未听她讲过抱怨的话,还经常开导我们:“等你们兄妹长大了,家里日子就好过了”“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”……这些话一直鼓舞我们兄妹勤勉立志。

  母亲是极其爱干净的。她说:“人穷志不短,穷也要干净体面”。我们家房子连带院子,每个地方都被她打扫得干干净净,一尘不染,东西摆放得整洁有序。母亲还有个习惯,睡觉时会把自己脱下的衣服、袜子都摆放整齐,甚至叠出棱角来。

  小时候,夜里一觉醒来,常常看到母亲还在煤油灯下织布或纺纱,或是在给我们全家人纳鞋底缝补衣裳。母亲心灵手巧,做的衣服和被子上的针线均匀,线条清晰,比商场里卖的衣服还好看。那时候家里用的是煤油灯,偶尔也会用肥猪肉熬成的猪油点灯。煤油灯的灯光很弱,半米之内光亮明显,到两三米外就黑乎乎一片了。油灯前的母亲,每过一会儿就会用针拨一拨用棉花捻成的灯芯,把灯芯头上的黑疙瘩挑掉,灯又恢复些光亮。小时候这个场景我至今都记忆深刻,同时也让我很早就明白了一个母亲常说的道理:灯不挑不亮,木不钻不透,人不激不发。

  这就是我的母亲,用那双小脚为我们兄妹丈量出了人生的宽度。

  (作者陈庆立 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联络局党支部纪检委员)

分享: